B1 綜合新聞
2016-01-03 03:05:14

造船工藝的匠心堅守 ——澳門資深造船工匠溫泉專訪

又是一年過去了,回首滔天波浪中撒網打魚的鏡海帆影、烈日當空埋頭打釘的工匠師傅……曾幾何時,造船業也曾活力充沛地撐起濠江半邊天,而當新事物迭代舊事物的現象越來越頻繁,一切行業彷彿隨時都會變成傳統行業,迅速銷聲匿跡。跟不上時代快速變化的步伐成為傳統工業最致命的挑戰,惟始終如一,對於匠心的堅守無可替代。 ——前言 溫泉投身造船業20多年,是一名資深造船工匠。「儘管造船業江河日下,但手工造船始終是一門傳統工藝,應該保留下去。」他從2015年4月開始,以大船細作的方式,運用自己的記憶、經驗和手藝,製作出十幾艘不同類型的帆船模型並於歷史檔案館展示,讓世人進一步瞭解造船業的工藝、歷史與文化,以此保存及活化本土的造船文化、造船工藝。 學徒生涯兢兢業業 在船廠區長大的溫泉自小便對船隻產生濃厚興趣,加上父母曾是漁民,耳濡目染多了,自然對船隻產生感情。1968年,19歲的溫泉進入船廠學習造船技術,由於曾做過3年建築木工,他對造船工作較易上手,並且一有空便到拆船廠打零工,加快熟悉船隻各個零件的名稱及安裝順序。當時學徒收入不高,只有每月20元,不夠生活開支,入行2個星期後,溫泉便要求船廠老闆漲工錢。最初老闆並未應允,後來考慮到他身材高大威猛,幹活有力氣,便同意將工錢漲到每月80元。手工造船工序繁雜,一艘普通的漁船至少需要經過60道工序,花費300到800工時不等。船廠工人並非每人都需學會所有工序,而是各盡其能,專做自己擅長的部分。在學徒期間,溫泉沒能參與所有不同類型船隻的製造,當其他人工作的時候,他會留意觀察並默默在腦海中逐一記下所有零件的製作和每一道工序的做法。隨著經驗的累積,他成為獨當一面的造船師傅,並得到僱主重用為領班,參與船廠管理工作,對整個造船行業和工序流程更加熟悉。 溫泉曾從事過多種不同職業,惟造船業是他眾多選擇中最有感情的一個。「造船是一個有趣且充滿挑戰性的工種,每一艘船的形狀、尺寸均有差異,船廠也不會每天都做同一種船,可能今天做蝦艇,明天就要做漁船,你不可能在學徒期間做過所有類型的船,也未必所有零部件都會做,所以打工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一定要自己多留意,積累經驗。」 造船業由盛轉衰 造船業是澳門一個發展悠久的民間工業,據現有文字記載,造船業在澳門已超過150年歷史。在清朝政府禁海運期間,澳門因屬葡萄牙殖民地不受禁海運政策影響,加上地理位置優勢,順勢成為珠三角一帶漁船、商船聚集的貿易進出口,澳門的造船業應運發展。上世紀7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正值帆船由風力驅動轉為機械驅動的變革時期,澳門造船業發展繁榮,一躍成為華南地區甚具規模的木質漁船建造中心。「由於香港、內地很多漁民都到澳門訂做船隻,加上本地漁船需求量較大,當時澳門正式註冊和非正式註冊的船廠超過40個,工人多達幾百人,手工木船年產量曾多達380艘,相當驚人。」 到了80年代中後期,內地造船業逐漸發展並對外開放,而自從林茂塘填海後,澳門便少了一個大規模的造船環境,部分澳門造船商選擇到大陸設廠,由於內地船隻造價便宜,許多港澳兩地的漁民均選擇到內地造船,逐漸形成內地為港澳兩地漁民造船的局面。90年代中期,隨著漁業成為夕陽行業,澳門的船廠基本上全部搬遷或關閉,造船業幾乎快要退出澳門歷史舞台。 大船細作傳承工藝 也許是受那份深入骨血的造船工匠使命感驅使,時隔26年,造船業式微,溫泉卻選擇重新拾起工具,以大船細作的方式製作帆船模型。「早期投身造船業是為了興趣和謀生,現在製作帆船模型則純粹是出於喜愛和懷念。無論外界條件如何變化,一個人曾經努力學習過的東西是終身難忘的。」溫泉憑藉記憶、經驗和手藝製作出來的帆船模型,除了大小尺寸差異懸殊外,與真正的帆船完全一樣,材料、工序絲毫不差。兩者的製作難度各有千秋,「真正的船隻在建造時使用的工具較大,使用較多電器,且所有材料都重量不小,難度較大。做模型雖然使用的工具較小,但由於所有的角度、弧度須和大船相同,意味著每一個角度和弧度之間的距離大大縮短,同樣的角度,大船的距離若是15尺,模型可能就只有15cm,製作的過程中需要更小心、更細緻」。細細端詳每一艘做工精緻的帆船模型後,令人不得不敬佩溫泉嫻熟的工藝和百分百投入的專注。有人曾出高價購買他製作的帆船模型,但他不願意用帆船模型來增加經濟收入。而是考慮將來做出更多帆船模型後,將其拍賣,所得款項用作慈善捐款,創造更多社會價值。 如今科技飛速進步,新鮮事物層出不窮,永遠比舊事物更加吸引人。儘管手工木船已逐漸被鐵船替代,但傳統手藝也會不斷向前發展。溫泉認為,手工造船業由大變細、變精,轉化成另一種手作藝術可以創造出新的經濟價值,若號召造船老師傅重新投入,相信可以另一種新的方式讓技藝流傳,但需要具備商業運作的各項條件。同時,他不願意強迫年輕人學習傳統技藝,若有年輕人真正感興趣,他樂意在條件允許的前提下開班教學。「我今年已68歲,造船技術作為傳統手工藝,得以傳承是件好事。年輕人要博學,無論是出於興趣愛好或職業生涯,多學一門技藝總歸是好事。只要肯付出努力,認真學習,就一定能製作出屬於自己的帆船模型,創造勞動價值。」 「我們夜宿廊下,仰首靜觀簷底黑影,看涼月出沒雲底,星斗時現時隱,人工自然,悠然溶合入夢,滋味深長。」涼月出沒,星斗入夢,在梁思成筆下,匠心造就了古代工匠的精工之美。一個行業的興衰,與人密切攸關。在一切講求效率,快速變化的時代,我們也許恰恰需要這樣始終如一,對於匠心的堅守,畢竟,這原本就是我們溫柔敦厚的底子。

{{news_detail.post.category_code}} 其他新聞

{{created_at}}

{{title}}